時光在威尼斯總是混合的,生與死、過去與現在交織成一組不可間斷的交進韻律。

幾乎沒有任何一片視野、任何一個身體的接觸不是屬於時光交會的。

威尼斯更是一個時空不定的物理物質,運河在建築交錯的水徑中消失;

小徑轉入稍微開啟的廣場突然又偏轉成橋樑的一部分;

忽上忽下的曲道蜷曲於中古世界的質理再次轉入無盡延伸的聖馬可廣場。

變異是這個城市的語言,而知覺上形成的張力也成了理所當然的現象。


<卡羅.史卡帕 Carlo Scarpa: 空間中流動的詩性,褚瑞基 著ISBN  986-7705-39-4,p104

大貓紋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