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近羅列的是松柏林海
蜿蜒而下的是湖泊清溪
瀑布飛流淨洗高原陡峭的塊壘
雲海變幻捏造旅人漂泊的場景

帕米爾高原的壯麗
阿依拉尼什雪山的雄偉
如此地近在咫尺
也如此地高不可攀
陽光的瞳孔
凝視著雪山冰河構造的琉璃世界
烈日等待在頂峰
捲起驚濤的千堆雪
聆聽積雪崩解的白色回音

尋搜一窟永不融化的雪洞
冰藏思念的文字符號 以及
溶入你眼色的秋天
預約隱密而千年不朽的保鮮期
數位相機遺忘了讚美的焦距
我的驚豔忘卻了海拔四千的暈眩
思維開始捕捉帕米爾印象時
歸程的催促已對你的皓白告別
孤雲與鷹
在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傳遞永不疲憊的雪線風景
<綠蒂‧聯合報‧2004/12/29 >

大貓紋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