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用聲音做成的,一些吞嚥著印象的聲音。
    我們是用醃漬的火花做成的,
火花用書法一滴滴寫著珍珠般的悲戚,藏在雙手的細紋裡。
    我們是擱淺的文字,擱在遙遠的某地。
       文字黏不住魚的身體。
      偶然的,文字,我們是人魚,
        屬於另一種旋律。

          <幸福的鬼臉‧歐笠嵬‧大田出版>

大貓紋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