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目前唯一的共點好像也只剩下語言了,
我們都是用中文來思考交談
我可以輕易的讀取你文字中的意思
卻不知道能不能讀到你的內心
你的人,對我而言就是這張薄薄的紙上墨黑的文字
我必須靠著字與字間的關係來堆砌你的形象,你的體溫,你的情感
這是個浩大的建構工程
需要使用豐富的想像力
然而,在幾千里外的你,是否真的存在?
我的想像力在空中漂浮,就要如同煙霧般蒸發掉了
             <洗‧郝譽翔‧聯合文學>

大貓紋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